RSS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基础

大医精诚泽一方——记常州中医屠揆先

发布时间:2021/1/21 20:47:51 来源: 作者: 阅读:0

屠揆先(1916—2003),江苏常州人,主任中医师。1956年,屠揆先组织筹建常州市中医院(后更名为常州市中医医院)并任副院长。屠揆先从医73年,主张衷中参西,古今并蓄,尤擅治疗内科杂症,于肾病、肝病、胃肠病专长,其德艺双馨堪为后学之典范。
大医精诚泽一方——记常州中医屠揆先
患者心中“屠半仙”

屠揆先平时诊病和蔼可亲,面沐春风,往往再重的病,到他面前都视如平常。他看病着眼于对患者病情的了解和服药效果,必要时不惜延长诊疗时间,这种浓厚的亲民意识贯穿于他行医的一生。屠揆先深受常州本地及金坛、溧阳、宜兴、丹阳、镇江等地患者的信任和厚爱,“屠半仙”的美誉不胫而走。

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屠揆先家的房屋及珍贵藏书均遭毁灭,无处安生,万般无奈之下避难到常州市武进县夏溪镇。1938年,20多岁的屠揆先开始独立行医。他对待患者一视同仁,无论贫富贵贱,都认真诊断,仔细用药,其收费标准比同行低,每天还设5个免费号给生活困难的患者。他的医德感动了同行,以至于镇上一家药铺老板特地找到屠揆先说:“凡是难民吃药,尽管叫他们到我店里拿,我免费送药。”既有免费诊病者,又有送药救人者,这种罕见的“医、商”默契义举,一时传为美谈。

屠揆先在年轻时就名重常州地区,他在临证中废除了按照患者身份地位定看病先后的旧规。以往出诊有“早轿、中轿、晚轿”之分,有钱人看早轿,普通人看中轿,穷人出不起钱或出钱少,只能轮到晚轿。屠揆先立下了一律排队看病,先来先看,晚来晚看的规定。有次,一个在当地有些头面的人物来晚了,进门就要上前先看,还掏出一把短枪,别人都吓坏了,屠揆先毫不畏惧,依然按号接诊,其性格刚正不阿可见一斑。那人见此情景,只好乖乖地回到后面排队等候。

多年前,我的岳父患老年慢性支气管炎,咳喘严重,绵延多年,反复发作,痛苦不堪,慕名前往求治。屠揆先耐心询问,仔细检查,开方七剂,并再三嘱咐要戒除香烟。其处方不仅价廉,而且药到病除。

20世纪50年代初,根据卫生部关于组织联合医疗机构实施办法的规定,采取自愿结合、政府批准的办法,常州市区先后建立了多家中医联合诊所。成立于1953年3月的北直街中医联合诊所,所长是中医妇科名家沈伯藩,屠揆先任内科掌门人。由于门庭若市,就医者每每爆满,只得不断扩建诊所场地。屠揆先和周围居民商量,前后租用396平方米的民舍作为诊所用房。1956年12月,屠揆先联合中医同仁创办常州市中医院,亲自担任副院长。

教书育人“屠校长”

1958年9月3日,常州中医专科学校开学,校址设在常州市中医院内,屠揆先任校长,学生120人,分两个班。学生中有50人是统考毕业生,其余是来自武进、宜兴、金坛、溧阳、丹阳、常州六个县市,包括部分中医学徒。开学典礼上,时任的中共常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姚翰春作了指示,勉励学校师生们本着劳教结合的方针,努力建设学校。

1959年1月,常州中医专科学校两个五年制中医班,并入坐落在常州市局前街109号的常州医学专科学校(简称常州医专),副校长先后由闻楚善(行政兼书记)、段荫昌(西医兼职)、屠揆先(中医兼职)担任。1962年7月,常州医专停办,办学期间共有学生10个班479人,其中有4个中医班。

我是1962年考取常州医专的,当时才17岁。当得知大名鼎鼎的屠揆先是副校长,大家都觉得自豪和骄傲。在我们的教室里,悬挂的镜框中有孟河医派奠基人费伯雄的名言:“为救人而学医则可,为谋利而学医则不可。”

常州医专的中医师资功底深厚,临床经验丰富,成为培养中医后起之秀的摇篮。屠揆先非常重视老中医临床经验的传承,在1961年7月至1962年6月之间举办学术辅导讲座7堂,内容涵盖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伤科等内容。此外,屠揆先最早在常州倡导中西医结合,在中医界最早使用听诊器,开化验单,采用西医临床化验数据辅助诊断治病,经验丰富。

1961年9月21日晚上,屠揆先主讲了《传染性肝炎的中医辨证施治》,从黄疸型、无黄疸型、慢性肝炎、肝硬化四个方面阐述,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和用药心得,条分缕析、深入浅出。会场座无虚席,学子们都被屠揆先的精彩演讲而折服,当时的笔记成为我的珍藏之宝。

内容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中医园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中医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一般都来源于网络分享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,同时内容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